搜尋

去外國做義工,不如捐晒飛機、酒店錢更實際?(上)



【文:微笑行動項目主任曾嘉悅】


近個世紀,邊去旅行邊做義工的體驗越來越普及,由到柬埔寨探訪孤兒院、去墨西哥救救海龜、或到尼泊爾建屋等環遊世界各地的義工服務體驗活動多不勝數。在旅遊期間,本着回饋當地社會的心本是正向的,但為何大家近年對這種體驗紛紛提出正反論説? 有人認為海外義工是不切實際,且會對當地社會造成傷害; 更直言「去外國做義工,不如捐晒飛機、酒店錢更實際」。那到底海外義工的價值何在?大家有曾反思過到底一個海外義工體驗是純粹讓旅者追求一個滿足自己到外地「行善」、「打卡」的體驗,還是一個真正服務當地社區並促進文化、學術、甚至醫療交流的活動?


我理解有部份朋友認為海外義工對當地社區百害而無一利的看法,皆因自己曾在大學時代到訪過一次柬埔寨孤兒院,而是次經歷令我慚愧到不能自已。當時最深刻的並不是與一眾孤孩玩樂嬉戲,而是道別那刻的畫面。我清楚記得有個雙親早逝的小女孩那雙水汪汪的眼睛、那初學英文又笑着說 “See you again” 的小男孩、還有個邀請我們做筆友的妹妹。我揮着手,開了口卻又説不出“See you again”,重覆反問自己是否可輕易對他們許下這個再見的諾言。又問自己是否把剛送出的希望,殘忍地奪回?到底這些孩子一生中要承受多少次被拋棄的創傷? 到底「義工」的定義是甚麼? 只到社區一日或數天的探訪是要令自己感覺良好、增添旅行的有趣經歷,抑或為特困社群帶來長遠影響?


這個經歷逼使我重新審視「海外義工」的價值,以及坊間舉辦類似項目的背景。但即使以上的回憶如此不堪,我依然相信海外義工服務絕對是以生命影響生命,和改變世界切入點。着眼點應該是舉辦人如何籌辦整個項目、參加者以甚麼心態對待 「成為義工」一事、項目是否可持續發展、當地人的參與度以及當地政府對慈善機構的監管力是否足夠。而不是以個別事件批判海外義工服務的成效及價值。


於是在大學期間,我多次回到柬埔寨,除了見見老朋友,我和同學更一起了解當地需要,再籌組不同的義工項目。由過往的經歷,我們了解到義工活動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希望可以讓當地人受益之餘,參與者對「義工」這個概念亦多一層反思,而不是透過旅行消費「海外義工」的體驗,再間接傷害最脆弱的群體,更自以為做了「好事」。


但「海外義工」始終不能當一輩子,那麼海外義工服務真的可持續發展嗎?畢業後的我在香港微笑行動工作 (Operation Smile Hong Kong),並在一次到中國貴州獨山的醫療義診得到一些啟發。在醫療義診中的篩查日,我認識了一位來自菲律賓的志願者; 他叫Rolando Bernardino,是義診中唯一一位生物工程師,主要負責檢查醫院電氣系統的適應性、檢查供氧設備、維修壞的設備或標記出所列出的問題等醫療器械問題。我問他這是第幾次到我們的義診了,他説今年已是為微笑行動服務的第十二年,説罷便把這十二年的經歷娓娓道來。

來自菲律賓的Rolando Bernardino,是義診中唯一一位生物工程師,主要負責檢查所有醫療器械。


在中國貴州獨山的醫療義診中。


Rolando 第一次參與的義診要追溯到2008年2月,他當時是一個醫療設備從業員。他透過業務的客戶(包括整形外科醫生、麻醉師等)認識到微笑行動,並有意當微笑行動的非醫療義工。他憶說自己當年很幸運地成為我們的義工,並在2008年派往菲律賓宿霧市當現場的醫療器械總監。可是被委任的職責原來比他想像中複雜,因為他從來未到過醫院或手術室工作。在義診的一個星期,他說自己是有點手忙腳亂,但幸得其他義工幫助,整個義診依然順利完成。他形容自己疲倦的身軀承載着滿滿的幸福感,覺得成為醫療團隊的一份子為唇顎裂患者提供一個改變一生的手術是他的恩典。任務完成後,他回到家鄉,重投日常的工作,可不能忘卻微笑行動醫療義診帶給他的感動,於是同年的4、5、8、9、10和12月,他再到我們的義診當義工; 一年共參與了7次。他說很感恩自己可以擴展自己的專業知識幫助世界各地的唇顎裂患者,同時認識志同道合的新朋友。


Rolando 和來自意大利的兒童重症醫生Beate Kupper 在多年前的微笑行動義診已相識,每次也很高興再見面、合作,服務更多的唇顎裂患兒。


問到令他最難忘的義診經歷,他更滔滔不絕地訴說這十二年來發生過的趣事。2009年9月在菲律賓南部,塔維塔維島,他第一次見到一名患有雙唇顎裂的65歲老人。在妻子和家人的陪同下,他順利來到了義診,並成功接受這期盼了一生的唇顎裂復修手術。即使他剩下的日子不是很多,也不能彌補65年來這缺陷帶給他的痛楚,但完成手術的那一刻,他終於可以像普通人般笑,覺得非常感動。Rolando 笑着說,除了難忘的服務體驗,能夠在手術後的活動日到訪世界各地的景點無疑亦是最開心的回憶,包括到菲律賓其他海域潛水、到柬埔寨西哈努克市的海灘等。我問他最想跟猶豫要當義工的朋友說甚麼,他說道 “Hesitating to be OS volunteer? Try once and you will get hooked!” (要猶豫不決麼? 當一次義工之後,你肯定欲罷不能!)



Rolando (左), 我 (中) 和翻譯員Abel (右) 在微笑行動醫療義診的感謝晩宴上。


在Rolando身上,我再為「義工」這個身份多加一重定義 - 承諾與熱誠 (commitment and passion)。推動他持續服務微笑行動十二年的不僅僅是事奉患者的熱誠,還有他對整個醫療團隊的承諾,絕不兒戲。我想參與海外義工活動之前,旅者必先思量一下自己的能力可否勝任其工作;第二,所選擇的活動、或其機構是否可否為當地帶來長遠影響。旅者應分清楚透過海外義工活動而到訪其他國家的機會,以及為了增添旅行樂趣而當海外義工的分別,以免好心做壞事。試從不同角度看,正因海外義工的力量,微笑行動能夠38年來整整為全球超過308,000人重拾微笑,這不僅僅是純粹捐出飛機、酒店費用可比較的。

待續。

2 次瀏覽
Operation Smile Hong Kong 微笑行動

聯絡我們

電話:​+852 2500 8116

電郵:info.hongkong@operationsmile.org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9號10樓

(辦公室由大中華區主席贊助)

© 版權屬國際微笑行動慈善基金有限公司所有

​予其一笑,惠其一生。Give a Smile, Give a Life.

  •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