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去外國做義工,不如捐晒飛機、酒店錢更實際? (下)

文:微笑行動項目主任曾嘉悅

上回,我分享了自己的義工經歷及工作上得到的一些啟發,還未來得及好好討論本文中心問題已經收了筆; 這回希望可以跟大家再分享自己對「海外義工」的看法,同時喚起大家對它的關注及討論。

到底「喺咪去外國做義工,不如捐晒飛機、酒店錢更實際?」在我看來,兩者其實缺一不可。首先,捐錢和當義工,並沒有直接衝突。你既可以捐錢支助患者的手術費、路費、身體檢查費,亦可以當海外義工,例如在我們的醫療義診中,醫療義工擔當外科醫生、手術室護士、麻醉師的工作; 非醫療義工,則負責包括翻譯員、攝影師、故事收集員等工作。直白點説: 「要進行一個改變一生的唇顎裂修復手術喺要錢同工作人員呀~」兩者之間根本沒有誰比誰更重要、或實際,他們更是不可或缺的。再說,參與海外義工的朋友願意自付出機票和酒店費用,到當地了解項目運作、親力親為、見證機構如何善用籌得的一分一毫; 他願意出錢又出力服務和學習,外人又何解要批判他們呢?

有人又會質疑:「若果省卻機票和酒店錢,以聘請當地醫生進行義診豈不是更有效率?」當然,聘請當地人擔當醫療與非醫療義工的職務是非常理想的,可是現實中大部分項目都在第三世界國家、貧窮及偏遠的山區進行,當地非常缺乏人力、物力等資源。即使當地有註冊的醫療人員和合規格的設備,他們亦難以抽出全部的人手舉辦一個動輒接收100-200個患者的大型醫療義診。再者, 每一次的醫療義診涉及的醫術交流同時在促進當地的技術進步與發展,以提升其競爭力及醫療水平。而義工透過在當地服務,可以觀察、經歷和感受當地社區飽受貧窮、政治、疾病、環境因素所帶來的問題,實在是教育和鼓勵下一代服務本土或海外社區的途徑,長遠而言更有助減低人為導致的社會不公及歧視問題。

來自美國的言語治療師Julie DeAngelis 在義診篩查日與患者拍照留念。


那以上的說法得以成立,必需要有「負責任義工」的前設啦! (帶返個頭盔先……) 何謂「負責任義工」? 我認為一個「負責任義工」在落手落腳參與之前,必先要查看舉辦機構的項目是否以社區為本。意思是,項目是否因應受惠者的需要而推行一個可持續發展的項目,而非借「義工」為名牟利的體驗團。若要遏制這類商業活動在義工項目的清單出現,作為世界公民及責任旅者的我們絕對有舉足輕重的作用。正所謂有求必有供,要整頓歪風,防止再有不良公司借此體驗營商,參加者或許可以對舉辦機構作徹底的調查。到底籌得善款何去何從? 當地的合作團體認受性高不高?該項目對受惠的社區是否有建設性及長遠影響? 報名前再問自己一句:「我喺咪為做而做而做呢?」

舉個例子,若你想到外地義教英文,在準備教材時會否考慮到教學內容是否與當地課程重疊,或會有機會打亂該校老師的教學進度或課程規劃。要避免好心做壞事,除了對營辦機構作出背景調查,我們也應不忘與受惠的社區溝通,了解他們真正需要服務或支援是甚麼。

我想「義工」的意義遠遠超越「免費為有需要的群體服務」─ 如此純粹的一件事。要作一個稱職的義工,實際上要考慮的因素、思考的角度有很多,並不是性質「免費」便可以兒戲。我看過一本自傳叫「廖智‧感謝生命的美意」;作者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前本是一名前途無量的舞者。無情的災難不僅奪去她只有數月大的女兒,更搶走她一雙腿。2013年,雅安再發生大地震,她無懼奔赴災區當一線義工,餘震中堅持救援。在災區分發糧食的時候,她見所有義工只向災民派飯盒; 可是曾被活埋26個小時的她,憶記自己被救出的時候只想喝一口水。曾親身渡過困境的她提醒自己,要真正幫助災民,必先以同理心體會別人的痛苦,先問他們此刻最需要甚麼,而非在災區盲目補給糧食或輸出錯配的服務,更自以為當了拯救世界的英雄。因此,了解服務使用者的需要及舉辦機構的背景絕對是每位義工首要思量的關卡。

在海外義工服務當中,當地義工的參與度無疑亦是項目能否可持續發展的因素,更是與「捐出機票、酒店錢」不可比擬的原因。透過與海外義工合作輸出服務,當地義工除了可以吸收其他國家的資源和學習新的技術外,更會明白到助人自助的道理。長遠而言有助增強當地社區的獨立性,而非助長其依賴性,以反思日後再面對同類困難時,如何可以從外國交流學習到的,學以致用、獨立自主地解決問題。此類交流遠比以金錢資助實際及可持續發展。而海外義工透過與當地人合作,不但可以了解到當地社區真正的需要,更可以見證到當地人參與服務,了解到他們缺乏的未必是資源,而是一個接觸外界的學習機會。參加者亦可從交流中了解更多當地環境、社會、文化、政治方面的問題,學習多角度思考,從而增值自己。長遠而言,雙方的交流與合作讓海外義工項目不再局限於從上以下的待奉,更昇華至一個讓各地交流文化、技術的平台。另一個角度看,這亦是教育我們下一代擔當世界公民的好機會,從而減少人為導致的社會不平等。

來自意大利的兒科重症醫生Francesco Bellia(左), 微笑行動Aries (中)與患者(右)


要討論「海外義工」的價值,我恐怕一時半刻未必可以得出一個完整結論,但至少希望以上分享會多少喚起大家對這方面的討論,參與服務前多一層反思。畢竟越來越多人選擇以當義工的方式去關心社會和世界絕對是好事,只在於用的方式是否恰當和可持續發展。雖說在海外服務中,受惠的是海外的社區,但在外經歷與感受的往往為海外義工帶來另一翻看法,從而再著手改變自己本土社區的問題。對於那些去旅行成癮的朋友來說,去旅行不就是感受不同地方、不同人的生活方式,反思自己想過如何的人生,再作出改變嗎? 海外義工那顆想為世界做點事的心亦然; 或許當下面對我們的家,不無感到絕望,但換個場景服務,用另個角度看,可能我們多少可以從外地的體驗得到啟發與信心,再著手修補一些缺口。

33 次瀏覽
Operation Smile Hong Kong 微笑行動

聯絡我們

電話:​+852 2500 8116

電郵:info.hongkong@operationsmile.org

地址: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9號10樓

(辦公室由大中華區主席贊助)

© 版權屬國際微笑行動慈善基金有限公司所有

​予其一笑,惠其一生。Give a Smile, Give a Life.

  •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 Twitter